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国民彩票 > 文学小说 > 梦回老屋

梦回老屋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25

著名作家雷炎,已经十几个年头没回故乡了。这次,他趁在西京市参加柳青文学奖颁奖会的空当子,携夫人回了趟故乡。为了不打扰亲朋好友,他没有对任何人打招呼。
  临到村口时,雷炎慢慢腾腾地从车上走下来。他来到了田地的垅坎边,掬了一小撮黑油油的黄土,朝手心倒了一点矿泉水,然后捏了个小泥人放在了地头,非常开心地笑了。他向四周望了望,郁郁葱葱的玉米田,一眼看不到头。一阵风吹过,送来缕缕馨香,他吸进鼻里,连眼睛都湿润了。他十分激动地对夫人说:“瞧瞧,八百里秦川多美啊!”站在他身旁的媳妇,忍不住笑着朝他点头。
  由于雷炎几十年在外,老屋的三间瓦房早已破烂不堪,院子里荒草萋萋,少说草也有一人多高。所以,他在老屋停留了片刻,就来到堂兄家。他与堂兄聊了一阵天,晚上就驱车赶往了县城,住进了旅馆。
  子夜时分,他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突然,房里的灯亮了,有人在大声喊叫:“快起来,查房了!”雷炎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戴上了金丝边眼镜,定神看了看,只见四名身穿便衣的大汉,分两行站在他床铺的两边。雷炎皱了皱眉,双眼紧盯着他们。
  他弄不清这伙人深更半夜想干什么。他只觉得自己脱得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很不雅观,手动了一下,想拿件衣服捂住自己的下半身。可那伙人中的一个秃头胖子瞪着眼睛,朝雷炎摆了摆手,示意他别动。雷炎只好重新躺下,等待着他们发落。“你们是干什么的?”雷炎气呼呼地质问道。“我们是城关派出所的,按照上级的命令查房!”那个胖子理直气壮地回答道。“你们又没亮明你们的身份,我还以为是劫匪!”雷炎板着脸,奚落他们。“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些,再不老实就把你抓进去。”胖子眼睛黑暗冰冷,嘴角抿得紧紧的,威胁雷炎。一直躺着的夫人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嚷道:“我们又没犯法,难道还怕你们不成!”雷炎用手指戳了一下夫人的脊背,示意她别多嘴。雷炎从包里取出他和夫人的身份证,递给了他们。那个胖子拿着身份证,审视了半天,又看了看雷炎夫妇,就把身份证还给了雷炎。随后,胖子的手掌朝后摆了摆,那几个人马上心领神会走开了。胖子也没对雷炎多说什么,紧随其后转身走了。
  躺在被窝的夫人想着刚才的尴尬相,火了,忍不住嚷道:“你好歹也是个大作家,全国有几个人不知道你,咱咋能受这窝囊气呢?”雷炎的脸吊得像个紫茄子,一声不吭,只是坐在床头,点着烟,抽了一根又一根。很快,满屋云遮雾罩的,呛得夫人不停“咔咔咔”咳嗽……
  第二天,他给自己的老同学,市委书记上鹏飞打电话“告状”。得知雷炎昨夜的遭遇之后,上鹏飞大燥。他立即拨通了县委书记马胜的电话,大发雷霆,声言处理不好这件事,他这个书记就别干了。马胜一听吓慌了,立刻把县公安局长叫去,狠狠地收拾了一顿,责令他马上派人处理此事。
  县公安局长带着查房的那四个人来到了旅馆。这几个当事者个个像霜打的茄子,蔫不拉唧的。他们几个人对雷炎连说“对不起”,并说要请雷炎吃饭赔不是。
  看着这几个人的可怜相,雷炎陷入了深思:现在,社会上总有一些人十分信仰权力,他们既不知道自重,也不懂得尊重别人。在他们眼里,没钱没权的平民百姓就不配拥有尊严。如果自己若不是个著名作家,老同学不是个市委书记,昨夜查房之事,又会是怎样的一个处理结果呢?……   

图片 1

昨夜,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老屋,还有老屋中永远的爷爷奶奶。

那是一个清晨,小小的村庄刚刚苏醒。我睁开了眼,在困倦中揉了揉眼睛,突然发现爷爷奶奶不在床上,于是慌忙的爬下床来。穿过厢房来到堂屋。堂屋的地上扫过,干干净净,大门敞开着,清晨的阳光透过大门洒在堂屋夯实的黄土砖上,一格一格的土砖就像黄色棋盘上的格子。转过眼,看见正佝偻着腰、坐在门口洗衣服的奶奶,心里顿时有了一种安全感。我放慢脚步走过去,依靠在门边上,没有说话。奶奶回过头来,看着我,笑着说了一句,起来了!我轻轻嗯了一声。奶奶还是继续朝着我笑,大概是看到了我脸上未散的困意和昏茫未开的眼睛吧。我忘不了奶奶的笑容,黄褐色的脸上,皱纹很深,透过微微开启的嘴唇,我找不到一颗牙齿。晨光洒在奶奶灰白的头发上,发出银白色的光芒。奶奶面容柔和,眼神平静,让我觉得非常的温暖。是的,是一种温暖,一种直到现在还能让我感觉的到温暖。过了一会,奶奶回过头去,继续洗衣服。我倚靠在门框边上,揉了一会眼睛,然后手指又在门框上扣了扣,过了一会,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得问奶奶,爷爷去哪里了?奶奶又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到,爷爷在菜园子里。

伴随着奶奶略显焦急的“小心、慢点”,我跨过有我半膝盖高的门槛,朝院子跑去。院子的地也扫过,旁边桃树底下,有十几只鸡正低着头啄撒在地上的谷粒。我停下来,看了大概几秒钟,然后冲向了鸡群,双手张开做出驱赶的样子,引起鸡群的一阵骚乱。奶奶在我身后喊了一声,我回头冲奶奶笑了一下,然后得意的继续往菜园子跑去。

我来到菜园子的栅栏边,栅栏跟我差不多高,是爷爷用枯树枝并排扎起来,然后戳在地上。我双手扶着栅栏踮起脚尖朝里看,只见爷爷正蹲在地上摆弄着一颗植物,于是就问爷爷那是什么。爷爷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唷了一声,稍微有些惊讶的问我,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怎么没有多睡一会。我也是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清晨的空气很新鲜,一阵微风吹来,夹裹着泥土和瓜果蔬菜的清新,让我已经从刚起床时的困倦中清醒。绿绿的菜叶上挂着很多晶莹的露珠。我伸出食指轻轻一碰,露珠仿佛融进了我的手指一般,马上不见了,我觉得很神奇,继续玩着这个游戏。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斜斜的穿过树叶,穿过绿绿的菜叶,将一片一片的橙黄投射到地面上,也投射到了爷爷瘦削而又微微隆起的背脊上。爷爷很快就摆弄好了菜园子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很多蔬菜,有茄子,豇豆,辣椒……我跑过去,爷爷给我两根大茄子,让我抱在胸前。然后牵着我的另一只手,向屋里走去。边走边说,走,让奶奶给你做饭去。我扭过头,看见了隔壁小志家的烟囱,正在冒着一些青烟,仿佛闻到了一些菜籽油的清香。于是我咽了一口唾沫,甩开爷爷的手,向屋里跑去,背后只听见爷爷不停的说,慢点慢点……

爷爷离开了八年,奶奶离开了四年,老屋也伴随着奶奶的离开不复存在了,但是记忆中的老屋一直都在,因为记忆中的老屋有爷爷在侍弄菜园子,有奶奶在门口洗衣服。每次回想老屋都能让我感到温暖。我真想沉浸在这样的梦中,不要醒来! 

本文由国民彩票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梦回老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