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国民彩票 > 文学小说 > 第九章 苦情 第一节 死香煞 杨叛

第九章 苦情 第一节 死香煞 杨叛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4

长长的睫毛轻轻的动了几下,那双泉水般清澈的眼睛缓缓睁开,用先茫然、继而惊诧的目光缓缓扫视着四周。 雪白的四壁挂着几幅山水画,浓淡得宜、错落有致。地上铺一袭白色毛毯,边黑如墨,上面织着如意连云。紫檀木八仙桌上摆着一只古色古香的粗砂药壶,浓浓的药香随着水汽不断升腾。 “这是什么地方啊?”方慧汀撑起身子,环顾四周,轻声地自言自语。 “这是顾先生的问菊斋,昨夜可把他忙坏了,还一个人睡在外厅。你这妮子,呆会儿可得好好谢谢人家。”这懒洋洋的女子声音方慧汀自是最熟悉不过,忙转头唤道:“卓姐姐。” “来,让我看看,好点没有?”说着,卓安婕来摸她的头。“我没病啊。”方慧汀嘟着小嘴躲开。“没病?”卓安婕用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知不知道昨天晚上突然发起烧来,说了一夜的胡话?忙得顾先生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生怕你大小姐有个好歹,你那云大哥会不答应。” 方慧汀的小脸突然红了,偷偷瞟了卓安婕一眼,讷讷地道:“那……那我都说了什么胡话呀?”卓安婕哑然失笑:“这个谁还记得?何况我就算说了,你也不肯信!”“我信!我信!卓姐姐你告诉我!”方慧汀拉着卓安婕的袖子求道。 “好吧好吧,你一直都说对不起你云大哥,然后呢……”卓安婕故意卖了个关子。“然后什么嘛?”方慧汀急问。“然后你就说决定以身相许、嫁给他做补偿之类的。”卓安婕突然笑道。 “骗人!卓姐姐欺负阿汀!”方慧汀红着脸扭过身去,一副生气的样子。“好啦,好啦,你要是真喜欢那个小子,姐姐就给你做个媒人,你看怎么样?”卓安婕坐过去,搂着她的肩膀笑问道。方慧汀静默半晌,没有回答。 “怎么了,阿汀?”卓安婕轻声地问。“……他喜欢的人不是我,救他的人也不是我……”方慧汀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说道。卓安婕心中一惊,搂在她肩头的手不由松了。 “与救人之人相比,只怕是被救之人更容易让人心中欢喜。”默然片刻后,卓安婕方缓缓道。“为什么?”方慧汀不解地问。“你想,那被救之人每次见到施恩者时,都会被迫想起被人相救之事,亏欠之情,自然难以高兴。可每次见到被自己所救之人时,却会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如何慷慨英勇,自然心中喜欢。”“那你见了云大哥时,是不是也会心中喜欢?”方慧汀天真地问道。卓安婕一愣,随即轻叹了一声,抚着她的头,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和她解释才是。 “药引来了,药引来了!”顾中南兴奋地捧着一盆白色菊花走进屋来,顿时一室清香。“我这药,以这品‘空谷清泉’作引,最能清心去火,通脉安神。来,阿汀,赶紧趁热喝了它。”一边说着,顾中南一边将菊花捏碎,撒在药碗里,端到方慧汀面前。 “你们先聊着,我出去走走。”说完,卓安婕起身出了屋。“咦?卓姑娘她……”顾中南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来,卓安婕就这么走了。“顾先生……”方慧汀突然道。 “啊,什么?” “请问你有没有自己非常非常想救,却没能救得了的人?”方慧汀认真地问道。 顾中南的手突然一抖。“哗啦!”药碗掉在地上,跌成碎片。 “顾先生,你怎么了?”方慧汀忙问。顾中南愣愣地望着地上的碎片好一阵,才摇了摇头,叹息道:“没什么。”方慧汀虽然天真,却也知道是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歉然道:“顾先生,对不起……”“不关你的事。”顾中南摇头道。默然片刻,他的目中露出茫然之色,“你说得没错,我的确有自己非常非常想救,却终于没能救得了的人……” “那是谁啊?”方慧汀好奇地问。话一出口,心中旋即后悔,不该继续提顾中南伤心之事。顾中南望着她好一会儿,眼中露出温柔之色:“阿汀,记得将来无论如何也不要做大夫。”“为什么?”方慧汀睁大了秀目,不解地问,“我觉得治病救人很好啊。”“所谓医者不自医,此乃万古不移之理。就如同一个绝顶高手,他的武功再高强,也绝对没有办法击败自己一样……”顾中南喟然叹息。

等云寄桑醒来,窗外已是天色微明。晚上他其实睡得极不安宁,不知为什么,自从登上这山庄的第一步起,他便觉得这里的一切都让人不安。似乎每个人都抱着某个目的来到这里,一种难言的诡秘气息正笼罩着整个山庄。 推开窗子,清新的晨雾扑面而来。他长长伸了个懒腰,看看天色,应该是卯正。想了想,便出屋向庄北走去。转过几个屋子,踏上了一条青石小道,向蒙眬的晨雾深处行去。不到一盏茶的工夫,听到前面有谈笑声隐约传来,好奇之下,循声而去。却见不远的树阴下,顾中南和方慧汀这一老一少,正弯着腰,在地上起劲地捡着什么。 他摇了摇头,看着这一对老少,微笑着走了过去。两个人听到脚步声,回头见是他,都有些不好意思。“是云贤弟啊,方姑娘是在帮我采草药。”顾中南解释道。 方慧汀兴奋地道:“是啊,云大哥,我们采了不少草药呢,你看,这是红马桑,这个是墨香,这个是铁梳子,好玩吧?这个更有趣,叫露水一颗珠……”看着顾中南在一边捻须微笑,便知道这个可爱的女孩着实跟他学了不少东西。 “你们采了多久了?”他问方慧汀道。“大半个时辰了,看,有这么多!”她夸张地举起一只装得满满的大箩筐。 云寄桑忍住笑,又问顾中南:“起霸山庄盛产草药么?”“那倒不是,这些草药,大都是我让铁庄主种的。”看着云寄桑诧异的样子,顾中南解释道,“少夫人的病经常会需要新采的草药,所以我才让铁庄主在这庄内遍植草药,以备不时之需。” “那也不用顾先生亲自来采药么,让庄里的人做好了。”云寄桑笑道。“寄桑此言差矣,采药可不是小道,有些中草药,如铃兰,不可过量采集,久贮便易失效。采集地上部分要注意留根,一般要采大留小,采密留稀,如此种种,那些外行人如何晓得。装错了药……”他平时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一谈起中药来,顿时滔滔不绝。云寄桑忙岔开话题道:“寄桑知道了,我看你们继续采吧,我到别处转转。” “我们正好采得差不多了。对了,顾先生说要去庄北崖上采一种红芽草,最是好看不过,你陪我们去好了。”方慧汀不由分说,拉着他的手就向庄北走去。被她柔软的小手这样拉着,云寄桑颇为尴尬。但看着她漫无心机的样子,反觉得这样挣开反倒落了痕迹,无奈下只得由她去了。顾中南看着他们年轻的背影,微笑着摇了摇头,提起药箱跟在了后面。 没走几步,正撞见卓安婕背着长剑,提着酒葫芦,懒洋洋地从迎面的雾气中走了过来。看到他们,先是一愣,随即唇边泛出一抹笑意。 云寄桑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撞到她,望了望方慧汀拉着自己的手,心中暗惊,忙道:“师姐。”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方慧汀已经在一边叫道:“卓姐姐,你也陪阿汀去崖上采药吧?我和云大哥都去,还有顾先生。”卓安婕摇头道:“我不去了,你们去吧。”说着举起葫芦喝了一口。 “卓姑娘,清晨饮酒,伤心败血,实乃大害啊。”顾中南忍不住道。“多谢顾先生提点,安婕知道了。”卓安婕嫣然一笑,转身去了。 云寄桑暗暗摇头,心知这位师姐决不会把顾中南的话放在心上。果然,卓安婕才走出几步,便举起葫芦又是一口。顾中南叹了口气道:“年少无知,年少无知啊。”一边摇头,一边向前走去。想是被卓安婕的行径气到了,他步子迈得飞快。云寄桑和方慧汀带着偌大的一个箩筐,渐渐地有些跟不上他,一会儿工夫,便落下了百丈之遥。 转过一个山坳,那道高耸的悬崖便在眼前了,一条曲折的小径依着山势通向崖顶。一座雕梁画栋、颇具气势的庙宇在崖上巍然耸立,想必便是停放铁鸿来棺椁的宗庙了。 忽然,顾中南停了脚步,然后弯下腰去,从地上的草丛中拾起了一样东西。“顾先生又找到草药啦!”方慧汀喜道。但云寄桑却发现顾中南的背影在微微颤抖,他大声道:“顾先生,怎么啦?” 顾中南没有回答,双臂一振,突然纵身向崖上飞去。就在他刚刚落地之时,云寄桑突然隐约听到悬崖之下传来落水声。这声音夹杂在水浪之中,十分微弱,若非他的六灵暗识已颇具火候,只怕都听不到。他微微一愣,紧接着又听到一声落水声,这一次要清晰多了。再仔细听时,却什么都听不到了。 “阿汀,你听到了什么声音没有?”他不由得问道。方慧汀使劲摇了摇头。这时,顾中南已经飞身到了崖顶,他的身子就猛然立在那里,木雕泥塑一般,一动不动。 云寄桑和方慧汀这时已看出事情不对,展开身法,向崖上奔去。一到崖顶,顿时呆了—— 宗庙的大门前,堆着一堆厚厚的红叶,殷红的鲜血正从红叶中向四周漫延。虽然看不见红叶中到底埋藏着什么,但是他们却都已经猜到。因为顾中南手中拿着的,正是一只巨大的金色耳环。 方慧汀啊的一声,不敢再看,转身扑到云寄桑怀里。云寄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阿汀别怕,你赶紧到庄内叫大家都过来,我和顾先生在这里等你。”方慧汀娇小的身躯轻轻颤抖,但还是点了点头,展开轻功去了。

本文由国民彩票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九章 苦情 第一节 死香煞 杨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