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国民彩票 > 文学小说 > 养个孙女做老婆2

养个孙女做老婆2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3

一场赌博本来就像一个瞬间营造出来的梦境,不管是噩梦或者美梦,都是欲望最真实的表情。面对赌博的结果,却最能够体现一个人的秉性,在一瞬间,一个人的操守与欲望,在获取与失去之间,迷失与坚持都清晰地呈现着。 三个人在各种各样的赌桌前转悠着,安铁发现彭坤好像对这种赌局也不是很感兴趣,反倒是张生,对各种赌局很快就能上手,但输多赢少,经常听到他哀叹连连,可他却有越战越勇的赌徒心理素质,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这里的一个筹码相当于100块人民币,安铁见赌桌上堆积如山的筹码,皱了一下眉头,暗想,这个赌场简直就是吸纳人民币的漩涡,多少普通老百姓一年的血汗钱,在一瞬间就会被吸入其中。 能到这艘豪华赌船豪赌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很难想象这里一夜之间会产生多么大的一笔流水账。 安铁本来就对这些没什么太大兴趣,观察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偶尔跟着彭坤和张生扔几个筹码了事,在一个压大小的赌桌上,安铁仔细看了一下工作人员手中的赌具,那些色子居然是用翠绿色的玉石制成的,而那个装色子的盅,是象牙的,一晃动起来,便发出清脆的声音,煞是好听。 虽然赌博类型都是换汤不换药,可经这个赌场这么一改变,平添了很多新鲜感,再加上那些身穿汉服、旗袍如油画和水墨里走出的女孩,这里俨然成了一个带有古代宫廷风格的赌博殿堂,令人有一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 这张赌桌上有三个年轻的小伙子,几乎压什么开的是什么,逐渐引起了安铁的兴趣,这三个人年纪大概都在二十多岁的样子,一个皮肤比较黑,笑的时候总能露出他那白白的牙齿,让安铁很自然地就联想起黑人牙膏的广告。 这个牙齿很白的小伙子身后站着一高一矮两个小伙子,这两小伙子就比他白多了,特别是那个个字高一些的,穿着一套黑色的运动服,双手抱着肩,一副“我正在看热闹”的神情,眼睛里带着浓浓的笑意。 张生压了好几次大,结果开的都是小,眼看着手里的筹码越来越少,张生求救似地看看安铁,安铁拍拍张生的肩膀,在张生耳边低声道:“你下一把看那三个人压什么你就压什么。” 张生往那三个小伙子的方向看了一眼,将信将疑地对安铁说:“大哥,这可是你说的,要是我输光了你可得支援我,嘻嘻。” 三个小伙子中还是由那个黑人牌牙膏出面,而在下注之前,那个不起眼的矮个子小伙子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黑人牌牙膏压了大。 张生一看那三个人压的还是自己一直在输钱的大,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把所有的筹码跟着压了下去,颇有点破釜沉舟沉舟的感觉,看得彭坤在一边直摇头。 眼看着就要开了,安铁也不由得跟着一起紧张起来,只听张生一声低呼,然后笑道:“靠,大哥,神了,赢了,赢了,哈哈。” 安铁这时往那三个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对上那个面容清秀的高个子小伙子投来的眼神,安铁便点头对那个小伙子笑了笑,小伙子的眼睛微微眯着,但却光芒四射,也回安铁一个笑容,然后一转身,离开了赌桌,那个矮个子小伙子和黑人牙膏尾随其后。 观察时间越长,安铁就觉得这艘船的运营与行事风格让安铁熟悉,那么这个船现在是哪个人在这里主事呢?支画?或者吴雅?想到这里,安铁又想起了两个比较熟悉的女人,心里暗道,最好不要在此地遇到她们。 据彭坤说,这里是会员制的,如果不是这里的会员必须由会员带领并预约才能上船,要成为这里的会员,需要进行严格的身份认证,对这艘船上发生的一切不能轻易透露出去,否则如果被查出来,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是来这里的人达成的一致共识,既然是找刺激的,那这份刺激里一定就带有危险性。 安铁听了彭坤的这些话,看着彭坤说:“这么说,你是这里的会员?” 彭坤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安铁,然后扫了一眼大厅,道:“是啊,有这么好玩的地方怎么能不试试呢,老安,你今天先看着,回头我再跟你详细说说这里的情况。” 安铁顿了一下,心里越来越摸不准彭坤今天到底在打算什么了,听他的意思,他好像对画舫很熟悉,安铁道:“彭坤,你以前真没来过?我怎么看你对这里很熟啊?” 彭坤推了一下金丝边眼睛,含笑道:“老安,我知道你心里的疑问很多,我以后会慢慢跟你说的。”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一张赌桌上响起一片异动,二层的所有人都向着那张赌桌望了过去,只见那张赌桌上好像发生的争执,没一会,船上的保安人员就黑压压地把那张赌桌围住了。 安铁等三人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与赌场的工作人员争执的正是那个黑人牌牙膏,好像是说赌场这一方在出老千,小伙子让赌场给他一个说法。 船上的工作人员动作都很迅速,安铁到那个赌桌旁的时候,一层大厅的经理已经赶过去了,那个经理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一身青灰色的中山装,再加上他那张看起来宽厚和蔼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共党的说客,一身正气,满脸大义。 “这位先生,我姓王,是这一层的经理,听说这里发生了一点误会,可否借一步说话?”大厅经理笑眯眯地说道。 黑人牙膏一看这个经理就不是好惹的主,张了张嘴,往旁边扫了一眼,安铁注意到,那个穿着黑色休闲装的高个子小伙子对他身旁的矮个子说了几句话,那个矮个子小伙子拉了一把黑人牙膏趁机站了出来。 只见他往前走了一步,自我介绍着说:“我们是一起的,我想这也是个误会……”只说到这里矮个子顿了一下,对王经理微微一笑,然后压低声音跟那个经理又说了些什么。 矮个子与王经理说话的时候,王经理的脸色连番变换着,最后惊讶地看看那个小伙子,说道:“先生,你说的这些简直是开玩笑。” 矮个子眼神凌厉地看一眼王经理,说:“我是不是在开玩笑,你应该明白,王经理。” 看了这么一会,安铁心里明白,这三个人当中,穿黑色休闲装的小伙子占主导地位,黑人牙膏和矮个子都是那个高个子授意做的,此时,保安人员和赌客把这张桌子几乎围了好几层,穿黑色运动服的高个小伙子嘴角噙着笑意,像是在看好戏似的,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眼睛不时瞟一下正对着大门那条通向三层的楼梯。 这时,彭坤低声道:“看来这里有人砸场子了,有意思。” 安铁“嗯”了一声,又看向那个穿着黑色体闲装的小伙子,总觉得这个小伙子有点面熟,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的样子,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感觉到气氛有点剑拔弩张的味道,在场的所有人赌客都为这个小伙子捏了一把汗,赌场操作赌局这是每个赌场不争的事实,而且这个赌船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也不知道这个三个人是干什么的。 张生在安铁耳边低声道:“大哥,这三个人不是刚才你让我跟着压的那伙人嘛,他们好像很懂行啊?” 安铁道:“先看着吧。” 张生有些兴奋地道:“嘿嘿,知道,有意思,像我们在号子里准备干架架势似的。” 这时,王经理身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在王经理耳边说了几句话,王经理把目光移到了那个穿黑色休闲装的小伙子身上,眼睛盯着那个小伙子,道:“不知道三位当中哪一位是陆先生?” 王经理的话一说出口,黑人牙膏和矮个子神色一凛,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 穿黑色休闲装的小伙子似笑非笑地看看王经理,扫了一眼在场的保安人员,往前走了一步,懒洋洋地说:“在下路中华,请问王经理有什么指教?” 路中华的名字一说出来,围观的人群里马上开始议论纷纷起来:“他怎么也来了!这下热闹就大了。” 路中华报出名字之后,这时围观人群的脸上表情马上颠倒过来,先前觉得这三个年轻人是在找死,而现在就一脸同情地看着那个王经理,仿佛这个王经理碰到了大麻烦。 王经理打量了一下那个自称路中华的小伙子,笑了笑,说:“久仰路先生大名啊,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了,好,果然你年轻有为,可路先生来我们的画舫怎么也没提前说一声,我们也好吩咐下面好好招待一下。” 安铁听到小伙子说他叫路中华,又看了看他的样子,心里更加笃定在哪见过这个小伙子,或者听过这个小伙子的名字,不自觉地皱起眉头。 路中华道:“王经理,现在的排场也很大嘛,我有点受宠若惊,你们简直太热情了。” 王经理正要说什么,突然侧着耳朵闭上嘴,然后对着对讲连说了好几个是,接着王经理对路中华道:“路先生,那依你看,今天的误会怎么解决好呢?” 路中华看一眼那个宽大的楼梯,道:“要不这样吧,找你们这里的主事跟我赌一把,你们赢了我们就走人,你们要是输了得答应我一个要求,怎么样?” 王经理警觉地看看路中华身边的矮个子,此人其貌不扬地站在路中华身边,但精明的人似乎已经看出,此人绝对是一个高手。王经理低头琢磨了一会,面露难色地盯着路中华,犹豫着,似乎正在考虑应该不应该接受路中华的提议。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那声音就像一根针落进玻璃杯里似的,脆生生地道:“行!我同意你的提议!” 安铁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猛地抬起头,脸色马上就变了。

安铁把目光投向通往三层的雕花楼梯上,那个正扶着雕花扶手缓缓往下走的女人不是秦枫还能是谁?!只见秦枫上身穿着一件红色休闲小西装,下身穿着一条及膝的黑色短裙,一头微微蜷曲的长发松散地披在肩膀上,慵懒地向大厅里扫一眼,目光定在路中华身上,嘴角往上轻轻一扬。 安铁此时的心里非常复杂,目光顺着秦枫修长的腿往下一看,在秦枫纤细的脚踝上,居然有一朵血红色的玫瑰花纹身,看到这个纹身,安铁的心里一震,果然是这样,又一个带着香艳纹身的美女出现了,可她还是秦枫吗? 安铁站在人群中,看着秦枫缓步走下楼梯,围观的人群自然地让出一条道,目光都追随着秦枫黑红相间的影子,脸上露出既惊讶又赞叹的神情,而这时的秦枫的确美得让人惊心动魄,这种美不是源自她那漂亮的脸和婀娜多姿的身材,而是浑身上下流露出来的气势。 而安铁的目光,几乎一直定在秦枫那只带有纹身的脚踝上,秦枫每迈出一步,那朵猩红色的玫瑰花就刺一下安铁的眼睛,五年,秦枫身上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安铁不敢想象,也不愿意去想。 “大哥,你看,这个女人不就是那天我们给她搬家的那个嘛。”张生拉着安铁的胳膊,瞪大眼睛看着秦枫道。 彭坤听张生说完,看了一眼安铁,低声问:“老安,这个女人你认识吧?我看你盯着她看半天了,听说这个美女以前是个电台主持人,果然才貌双全啊。” 安铁被张生和彭坤这么一问,收回自己的目光,淡淡地笑了一下,道:“在滨城,想不认识她都难,呵呵!以前,最繁华的地段就有她的广告牌,照片放大到有好几层楼高。” 彭坤对安铁笑了笑,继续观察着现场的形式,没说话。 这时,秦枫已经走到了路中华面前,刚才一直有两名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警觉地跟在秦枫身后,这两个男人安铁也面熟,就是那天搬家的时候跟着秦枫的那两个类似于保镖的人。 “路先生,真高兴你有兴致来画舫玩,我叫秦枫,是这里的总负责人。”秦枫对路中华伸出一只手。 路中华笑着看看秦枫,伸出手与秦枫握了一下,道:“秦小姐,我次来玩,有不懂规矩的地方,还请你不要见怪。” 秦枫灿然一笑,挥了一下手,围在赌桌旁的保安人员就全数退了下去,只留下两个站在秦枫身后,秦枫对路中华道:“路先生,你这是说哪里的话,来这里都是找乐子的,我想路先生也没别的意思,既然路先生有雅兴跟我赌一局,那就不说废话了,可是,路先生难道不想试试别的赌法?” 路中华用手指抹了一下额角,然后看一眼秦枫,笑道:“秦小姐果然爽快,但是这里还有什么样的赌法?” 秦枫听完,笑容里多了一分调侃,道:“那好办,如果路先生想试试新鲜的玩法,当然要去三楼了,不过去三楼可有一个条件。” 路中华若有所思地看看秦枫,挑了一下眉毛,问道:“哦?什么条件?” 秦枫眼睛转了一下,慢悠悠地说:“很简单,在这里先开一局,你赢了我们再去三楼继续,而你的那个条件就可以商量。” 路中华轻轻皱了一下眉毛,盯着秦枫顿了一下,说:“这么说,我可以跟秦小姐赌两局了,很是期待啊。” 路中华说完,身后的两个小伙子攥紧了拳头,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低声在旁边唤了一声:“华哥……” 安铁听到路中华身旁的小伙子叫路中华“华哥”,心里一下明白了,原来这个路中华就是这几天一直听到的那个华哥,不由得又仔细看了看他,这个小伙子也就二十多岁,看上去不像个在江湖上混的,倒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可那双清亮而犀利的眼睛却一股霸气,一眼就能看出这个路中华不是泛泛之辈。 路中华摆摆手,盯着秦枫的脸打量了半天,然后眯起眼睛对秦枫柔声说:“能跟秦小姐这么漂亮的美女赌两场,我感到很荣幸呢,秦小姐,那现在开始吧。” 秦枫收起笑容,淡淡地说:“那你想赌什么?” 路中华往附近的一张桌子上一指,道:“很简单,赌大小,你赢了我走人,你输了我们三楼再见。” 路中华说完,那个姓王的经理走到秦枫身边,在秦枫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秦枫看看路中华,然后把目光又扫到路中华身边那个矮个子小伙子身上,皱起了眉头。 路中华的视线一直没离开秦枫,似乎在等着秦枫的答复,秦枫抿着嘴唇想了想,道:“好,如你所愿,不过,我对你的那个条件现在就很感兴趣呢,能否提前说一下呢?” 路中华笑吟吟地说:“秦小姐放心,我保证我提的条件不会令你为难,更不会让你们吃亏。” 秦枫扭头吩咐了一下旁边待命的王经理,然后挥了一下手臂,道:“那,路先生,请吧。” 很快,那个王经理就清出了一张桌子,秦枫和路中华分别坐在长桌的两头,众人对这样的热闹当然不愿意错过,把那张桌子围了好几层,安铁和彭坤、张生也混迹在人群中。 安铁特意站了一个不是很显眼的位置,看到秦枫把那件红色小西装一脱,直接穿着一件带有金色龙纹刺绣的黑色抹胸,缓缓站起身,昂着头环视一下全场,最后把目光对准路中华,道:(web用戶請登。,CN下載TXT格式,手機用戶登CN)“路先生,你坐庄还是我坐庄?” 路中华把一只胳膊放在桌面上,一只搭在扶手上,抬起头懒洋洋地看了一眼秦枫,缓缓地说:“秦小姐先请!” 秦枫神色一凛,帅气地拿起象牙盅,把几枚翠绿欲滴的色子一把抓进象牙盅里,然后甩开膀子晃了几下,“嘭”地一声放回桌面,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盯着路中华。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秦枫刚在那洒脱的摇色子动作给镇住了,张生在安铁耳边低呼一声,失神地说:“酷!没见过这么酷的女人!靠!” 安铁也很意外秦枫刚才的样子,眼前的这个秦枫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秦枫吗?如果说秦枫出现在别的地方大出风头安铁一点也不会意外,可现在在这张赌桌上,安铁看到了另一个秦枫,或者说安铁根本不认识的秦枫,安铁终于明白,五年,可以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路先生,开大还是开小呢?”秦枫朱唇轻启,口气淡淡地说。 路中华身后那个矮个小伙子低头在路中华耳边说了些什么,路中华挑了一下眉毛,道:“我开小!” 秦枫缓缓一开象牙盅,众人齐呼道:“小!是小!” 路中华扬起嘴角,对秦枫说道:“秦小姐,请继续!” 接下来又开了两盅,结果都是路中华赢,秦枫面不改色地把路中华请到楼上,这场赌局也就落下帷幕了,众人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在赌场大厅里流连起来,刚才的事情仿佛没有发生一样。 张生恋恋不舍地看着秦枫和路中华离去的楼梯,喃喃地说:“这都是什么人啊?排场搞得还挺大,靠!” 彭坤嘿嘿一笑,道:“二狗,你看刚才那个小伙子,人家可跟你差不多大,学着点,别整天就知道泡妞。” 张生紧锁着眉头,不太高兴地说:“你个老狐狸,就知道揭我的短,本公子也有本公子的长处嘛。” 彭坤摇头笑了笑,看看正站在那发愣的安铁,道:“老安,你今晚不对劲啊,老走神。” 安铁拧着眉毛看一眼刚才秦枫和路中华上去的楼梯,缓缓地说:“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这生活有点让人难以捉摸,呵呵,哎?彭坤这三楼和四楼都是赌什么的啊?我刚才听那个秦小姐说的挺玄乎。” 彭坤顿了一下,说:“听说三楼的赌局一个星期开一次,而四楼就说不准了,具体在赌什么?我还不太清楚,不过,我想下次来也许我们能看个大概。” 安铁道:“彭坤,既然没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可玩了,咱们不如回去聊吧,这里给人感觉挺不舒服的。”说完,把自己的那些筹码递给张生。 安铁说完,张生也点点头,拿着手里的那一堆筹码,笑嘻嘻地说:“就是,我习惯见好就收,哈哈。” 彭坤拍了一下张生的肩膀,把自己手里的筹码也递给张生,道:“那赶紧去换钱,咱们回市内吃点夜宵去。” 张生去还筹码的空档,安铁和彭坤已经下到一楼的酒吧里等张生,安铁和彭坤各自要了一杯洋酒,两个人坐在吧台前喝了起来。 安铁注意到,彭坤喝酒的姿势很优雅,看得出这种优雅不是装出来的,而是非常自然的流露,当过官的安铁见得很多,可彭坤的气质一点也不像个普通的官僚或者商人,倒像是个八面玲珑的外交官,从骨子透出一种雍容的气度,让人感觉既亲近,又疏离。 临走之前,安铁去了一趟一楼的卫生间,在卫生间的洗手池旁洗手的时候,旁边有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给安铁塞了一张纸条,那个人的速度很快,把纸条塞给安铁就闪身出去,安铁根本没看清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只感觉那个人穿的衣服与船上的黑衣保安一模一样,脸上戴着墨镜,可身材似乎矮小了点。 安铁把那张纸条打开,只见上面写着:“这艘船上很危险,以后不要再来!” 安铁看完纸条,犹如掉进了一团雾气中,心里琢磨着,到底是谁给自己的这张纸条呢?是警告还是提醒?或者还有其他的意思?

本文由国民彩票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养个孙女做老婆2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