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国民彩票 > 文学小说 > 南海奇遇,迎接新的历险

南海奇遇,迎接新的历险

文章作者:文学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16

孩子们和艾克上尉一起搬进他们第一次来旁内浦时住的房子。上尉告诉他们,“快乐女士”号已经修复了。 “她已整装待发了。” “那些鱼呢?” “都活蹦乱跳的呢!事实上,章鱼有点儿太活跃了,它跳出水箱,爬上船索,我不得不叫几个本地人一起帮我把它放回去。” 哈尔给父亲发了一封长长的电报,在向东方飞行的第一架飞机上,他寄了一个小小的但交了很多保险金的包裹给理查德·斯图文森教授。 珍珠最后脱离他手后,他觉得轻松多了。 哈尔问起那个想偷窃他们情报、又因请本地人喝酒被送进监狱的螃蟹,知道他仍在狱中。哈尔认为他已得到应有的惩罚,他去见布莱迪,作为这个岛的代理长官,布莱迪有权释放犯人。 螃蟹被放出来了,他没有感激哈尔和布莱迪,而是立即在下一班出海的船上当了名水手。 哈尔焦急地等待着卡格斯的消息,因为这个珍珠商所持的航海日志有误,他是找不到珍珠湖的,他绝对找不到。但假如他仍然找到了呢?假如卡格斯将宝贵的珍珠一扫而光,那么,他就会带着宝贝驶向其它地方,他就不会回旁内浦了。 没有在珊瑚岛上发现孩子们或是他们的尸骨,他会猜到他们可能活下来回旁内浦了。因此,他会远远避开这里,他会带者财富驶向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那时,哈尔该怎样对理查德·斯图文森教授解释呢?他不得不承认那是他的错,他被这个骗子欺骗了,把他作为乘客带到那个神秘岛上。想想,带贼回家,还告诉他钱藏在哪儿,是什么滋味? “我真糊涂!”哈尔晚上躺在港口边的日式房屋的垫子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时,这句话一遍又一遍地回响在哈尔耳边。 太阳升起时,他走向港口。一艘奇怪的小船刚刚在距港口100码的地方抛锚,几个棕肤色人和一个白人上了一条小船,然后划向岸边。 哈尔睁大了眼睛,仅仅是他的希望呢?还是事实?那个白人正是卡格斯! 哈尔的心怦怦跳得好像在打鼓,现在可以算总帐了,卡格斯必须对他的且恶行径进行解释。 毫无疑问,这位珍珠商有枪,哈尔没有,他只带了把刀,但并不想用它,他要用拳头。他比商人轻70磅,还矮几英寸,没关系,老虎比大象小,但老虎能取胜,他感到胳膊上的肌肉紧张得像钢丝。 卡格斯上了岸,他步伐不稳,张着嘴,眼睛无神。他那没剃过的黑胡子更增添了他的野性模样,没梳理过的头发像乱草堆盖在耳朵周围。背更驼了,像个变小了的巨人,两支胳膊从向前突的双肩垂下,像一对吊货的吊杠。 哈尔拦住他的去路,卡格斯停下来。 “你好,卡格斯,”哈尔说,“还记得我吗?” 哈尔以为一只手会伸向放枪的枪套,他刚一动手哈尔就会先出拳的,他会一拳打在卡格斯的下巴上,另一举打在他的太阳穴上。 但这个人的胳膊仍然垂着,他茫然地看着哈尔,没认出他来,接着走路,边走边说些毫无意义的话。 从船上下来的一个人在哈尔身边停下,手里拿着六分仪,他一定是航海员了。 “完全疯了。”他看着卡格斯说。 “出了什么事?”哈尔问。 “这个疯子的航海日志上有一些记载,他说那是一个岛的位置,那里有很多珍珠。当我们到达那个地点时,根本就没什么岛,他本来就受了刺激,这下更厉害了。他完全失去了理智,他想找到那个岛,但我们在附近航行了很长时间,是为跟这个疯子在一起找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岛。我们把他带了回来。” 码头靠近岸边的一端传来一阵骚动,哈尔转过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卡格斯咆哮着想挣脱两名警察,但他还是被带走了。哈尔几乎为这个使他和他的同伴差点儿死于太平洋一珊瑚岛上的恶魔感到难过。 卡格斯没进监狱,而是进了医院。明天一早安排他乘飞机回旧金山,在那儿,他会被送进精神病院。 哈尔告诫自己,应该对事情的整个结果感到高兴。他有很好的标本带回家,珍珠历险也成功了,他们活了下来,他们的敌人失败了。 但他莫名其妙地觉得情绪很坏,他没能从惩罚卡格斯那里得到乐趣,大海对敌人的惩罚,他一点儿也不满足。他想到自己、罗杰和奥默在那个木筏上漂流时也几乎丧失了理智,他不希望任何人有这样的结果。 还有一个原因,一次历险又结束了,当他在岛上或是在木筏上时,他愿付出一切代价结束冒险,但现在历险真的结束了,他又觉得不知所措。他感到自己像被解雇的雇员,没有人再需要他了,他被放在了架子上。 要离开南海真是太糟了,他刚刚看到了它的奇观,还想再多看一些。 他最痛苦的事情是要和奥默分手,奥默已经在找回家乡雷亚提亚岛的船了。 哈尔知道对于分离,奥默也和他一样难过。罗杰、奥默、哈尔已成了三兄弟,现在要分手真是太遗憾了。 他怀着忧郁的心情走进小城,在电报局门口停下来,有一封他的电报,他急忙打开,是父亲拍来的。 他读着电报,越来越兴奋。然后,他跑出电报局,一直跑回住所。 他发现罗杰、奥默和艾克船长各自坐在角落里,满脸愁容,谁也没说话。 这间房子里充满忧伤。 “好消息,孩子们!”哈尔喊道,“爸爸拍电报来了。” “我敢打赌我知道是什么内容,”罗杰说,“他让我们直接回家。” 哈尔没理他,他开始念电文了:你们收集了很多动物标本,很好地完成了任务。又用货轮将它们运回了家,斯图文森教授说珍珠很棒,他热烈地赞扬了你们。如果你们厌倦了,就回家吧。 “我说什么来的?”罗杰插嘴道,“我们为了完成他们的工作几乎丧了命。然后,当我们开始享受时,我们却必须回家了。” “等会儿!”哈尔说,“我还没念完呢!”他接着念道:如果你们愿意呆在那儿,现在有一个机会,斯克里普斯海洋地质研究院的人员正从圣第亚哥起航,将在檩香山与你们会面,他们将给“快乐女士” 号带去潜水铃、潜水衣、网和水下摄象机等等为研究深海大色习性及捕捉标 本应用的器械。如果感兴趣,告诉我,用航空信件详细说明。你们的母亲向你们问好,并向你们的朋友奥默致以由衷的感谢。 奥默抬起头,眼睛里充满温暖和幸福的神态,他想说点儿什么,但他的嗓子哽噎了。 “太棒了,孩子们,”艾克船长高兴地说,“这意味着我们被拴在一起了。” 罗杰在房间里跳来跳去。 “嘻嘻!嗬!和深海潜水员会面!我将第一个潜入深海。” 哈尔笑了,“看来,似乎我们已取得了一致的肯定答案,我立刻就写信告诉父亲。” 以后的事情怎么样了?在下一集《海底寻宝》中,我们将给您讲述又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

  孩子们和艾克上尉一起搬进他们第一次来旁内浦时住的房子。上尉告诉他们,“快乐女士”号已经修复了。

  “她已整装待发了。”

  “那些鱼呢?”

  “都活蹦乱跳的呢!事实上,章鱼有点儿太活跃了,它跳出水箱,爬上船索,我不得不叫几个本地人一起帮我把它放回去。”

  哈尔给父亲发了一封长长的电报,在向东方飞行的第一架飞机上,他寄了一个小小的但交了很多保险金的包裹给理查德·斯图文森教授。

  珍珠最后脱离他手后,他觉得轻松多了。

  哈尔问起那个想偷窃他们情报、又因请本地人喝酒被送进监狱的螃蟹,知道他仍在狱中。哈尔认为他已得到应有的惩罚,他去见布莱迪,作为这个岛的代理长官,布莱迪有权释放犯人。

  螃蟹被放出来了,他没有感激哈尔和布莱迪,而是立即在下一班出海的船上当了名水手。

  哈尔焦急地等待着卡格斯的消息,因为这个珍珠商所持的航海日志有误,他是找不到珍珠湖的,他绝对找不到。但假如他仍然找到了呢?假如卡格斯将宝贵的珍珠一扫而光,那么,他就会带着宝贝驶向其它地方,他就不会回旁内浦了。

  没有在珊瑚岛上发现孩子们或是他们的尸骨,他会猜到他们可能活下来回旁内浦了。因此,他会远远避开这里,他会带者财富驶向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那时,哈尔该怎样对理查德·斯图文森教授解释呢?他不得不承认那是他的错,他被这个骗子欺骗了,把他作为乘客带到那个神秘岛上。想想,带贼回家,还告诉他钱藏在哪儿,是什么滋味?

  “我真糊涂!”哈尔晚上躺在港口边的日式房屋的垫子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时,这句话一遍又一遍地回响在哈尔耳边。

  太阳升起时,他走向港口。一艘奇怪的小船刚刚在距港口100码的地方抛锚,几个棕肤色人和一个白人上了一条小船,然后划向岸边。

  哈尔睁大了眼睛,仅仅是他的希望呢?还是事实?那个白人正是卡格斯!

  哈尔的心怦怦跳得好像在打鼓,现在可以算总帐了,卡格斯必须对他的丑恶行径进行解释。

  毫无疑问,这位珍珠商有枪,哈尔没有,他只带了把刀,但并不想用它,他要用拳头。他比商人轻70磅,还矮几英寸,没关系,老虎比大象小,但老虎能取胜,他感到胳膊上的肌肉紧张得像钢丝。

  卡格斯上了岸,他步伐不稳,张着嘴,眼睛无神。他那没剃过的黑胡子更增添了他的野性模样,没梳理过的头发像乱草堆盖在耳朵周围。背更驼了,像个变小了的巨人,两支胳膊从向前突的双肩垂下,像一对吊货的吊杠。

  哈尔拦住他的去路,卡格斯停下来。

  “你好,卡格斯,”哈尔说,“还记得我吗?”

  哈尔以为一只手会伸向放枪的枪套,他刚一动手哈尔就会先出拳的,他会一拳打在卡格斯的下巴上,另一举打在他的太阳穴上。但这个人的胳膊仍然垂着,他茫然地看着哈尔,没认出他来,接着走路,边走边说些毫无意义的话。

  从船上下来的一个人在哈尔身边停下,手里拿着六分仪,他一定是航海员了。

  “完全疯了。”他看着卡格斯说。

  “出了什么事?”哈尔问。

  “这个疯子的航海日志上有一些记载,他说那是一个岛的位置,那里有很多珍珠。当我们到达那个地点时,根本就没什么岛,他本来就受了刺激,这下更厉害了。他完全失去了理智,他想找到那个岛,但我们在附近航行了很长时间,是为跟这个疯子在一起找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岛。我们把他带了回来。”

  码头靠近岸边的一端传来一阵骚动,哈尔转过头去,看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卡格斯咆哮着想挣脱两名警察,但他还是被带走了。哈尔几乎为这个使他和他的同伴差点儿死于太平洋一珊瑚岛上的恶魔感到难过。

  卡格斯没进监狱,而是进了医院。明天一早安排他乘飞机回旧金山,在那儿,他会被送进精神病院。

  哈尔告诫自己,应该对事情的整个结果感到高兴。他有很好的标本带回家,珍珠历险也成功了,他们活了下来,他们的敌人失败了。

  但他莫名其妙地觉得情绪很坏,他没能从惩罚卡格斯那里得到乐趣,大海对敌人的惩罚,他一点儿也不满足。他想到自己、罗杰和奥默在那个木筏上漂流时也几乎丧失了理智,他不希望任何人有这样的结果。

  还有一个原因,一次历险又结束了,当他在岛上或是在木筏上时,他愿付出一切代价结束冒险,但现在历险真的结束了,他又觉得不知所措。他感到自己像被解雇的雇员,没有人再需要他了,他被放在了架子上。

  要离开南海真是太糟了,他刚刚看到了它的奇观,还想再多看一些。

  他最痛苦的事情是要和奥默分手,奥默已经在找回家乡雷亚提亚岛的船了。

  哈尔知道对于分离,奥默也和他一样难过。罗杰、奥默、哈尔已成了三兄弟,现在要分手真是太遗憾了。

  他怀着忧郁的心情走进小城,在电报局门口停下来,有一封他的电报,他急忙打开,是父亲拍来的。

  他读着电报,越来越兴奋。然后,他跑出电报局,一直跑回住所。

  他发现罗杰、奥默和艾克船长各自坐在角落里,满脸愁容,谁也没说话。

  这间房子里充满忧伤。

  “好消息,孩子们!”哈尔喊道,“爸爸拍电报来了。”

  “我敢打赌我知道是什么内容,”罗杰说,“他让我们直接回家。”

  哈尔没理他,他开始念电文了:

  你们收集了很多动物标本,很好地完成了任务。又用货轮将它们运回了家,斯图文森教授说珍珠很棒,他热烈地赞扬了你们。如果你们厌倦了,就回家吧。

  “我说什么来的?”罗杰插嘴道,“我们为了完成他们的工作几乎丧了命。然后,当我们开始享受时,我们却必须回家了。”

  “等会儿!”哈尔说,“我还没念完呢!”他接着念道:

  如果你们愿意呆在那儿,现在有一个机会,斯克里普斯海洋地质研究院的人员正从圣第亚哥起航,将在檩香山与你们会面,他们将给“快乐女士”号带去潜水铃、潜水衣、网和水下摄象机等等为研究深海大色习性及捕捉标本应用的器械。如果感兴趣,告诉我,用航空信件详细说明。你们的母亲向你们问好,并向你们的朋友奥默致以由衷的感谢。

  奥默抬起头,眼睛里充满温暖和幸福的神态,他想说点儿什么,但他的嗓子哽噎了。

  “太棒了,孩子们,”艾克船长高兴地说,“这意味着我们被拴在一起了。”罗杰在房间里跳来去。

  “嘻嘻!嗬!和深海潜水员会面!我将第一个潜入深海。”

  哈尔笑了,“看来,似乎我们已取得了一致的肯定答案,我立刻就写信告诉父亲。”

  以后的事情怎么样了?在下一集《海底寻宝》中,我们将给您讲述又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

本文由国民彩票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南海奇遇,迎接新的历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