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国民彩票 > 关于文学 > 钱澄之古诗,贾固是哪些朝代的

钱澄之古诗,贾固是哪些朝代的

文章作者:关于文学 上传时间:2019-11-12

哪里花先放?向北三两村。未仲春似梦,彻夜月无言。且喜昏鸦散,毋嫌翠羽喧。众芳久寂寞,赖汝照乾坤。离离压残雪,脉脉照溪滨。一任夜七月,何妨天不春!芳华凭俗赏,风味与什么人亲?只觉闭门后,徘徊似有人。——南齐·钱澄之《春梅》

你的岗位:古诗集网 > 唐代 > 贾固全集 > 贾固简单介绍

梅花

清代:钱澄之

钱澄之(1612~1693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初名秉镫,字饮光,一字幼光,晚号田间老人、西顽道人。土家族,广东省桐城县人。明末爱国志士、国学家。作为皖江知识的要紧小说家,与同有时间的顾忠清、吴嘉纪并称江南三大遗民小说家,小说创作上获得了杰出成就。 著有《田间集》、《田间诗集》、《田间文集》、《藏山阁集》等。钱澄之学识渊博,文笔雄健,质朴宏肆,不事雕琢。他勇弃俗学,专治古文,小说精洁、高贵,对新生“桐城派”的多变有必然影响。钱澄之对数学、地理、训诂、义理亦有研讨。

钱澄之

蹴踘蹴踘场中,鸣珂巷里,南北著名,寰中可意。夹缝堪夸,抛声尽喜。那换活,煞有条有理。款侧金莲,微那玉体。唐裙轻荡,绣带斜飘,舞袖低垂。打得个桶子膁特硬,合扇拐偏疾。有风姿浪漫千来搊拾。上下泛匀匀的,论道儿直。使得个插肩来可喜,板搂巢杂,足窝儿零利。装跷委实用心机,不枉了夸强会,女辈丛中最为贵。煞曾习,沾身那取着田地。赶起了白踢,诸余里快处置。喷鼻,异香吹,罗袜长粘见色泥,天生艺性诸般儿会。折末你转柔鱼勘膁当对,鸳鸯叩体样如画的,到啜赚得少保每嫌疑。粉汗湿珍珠乱滴,宝髻偏鸦玉斜堆。虚蹬贯彻拾蹑起,侧身动,柳腰脆,丸惜。甚旖旎,解数儿希,左盘右折煞曾习。甚整齐划一,省气力,旁行侧步伐频移,来往似粉蝶儿飞。不离了花前柳影闲水浇地,高高挂起白打官场小踢。竿网下世无双,全场儿占了第生机勃勃。——北周·关汉卿《不以为意黑胸鹌鹑_蹴踘》

斗鹌鹑_蹴踘

女子高尚书换步那踪,趋前退后,侧脚傍行,垂肩亸袖。若说过论茶头,膁答板搂,入来的掩,出去的兜。子要论道儿着人,不要无拽样顺纽。打大巴个桶子膁特顺,暗足窝妆腰,不揪拐回头。不要那看的每左侧,子弟每凝眸。非是本身胡诌,上下泛前后左右瞅,过从的圆就。三鲍敲颓废,五花气从头。一生富甲一方,何必锦带吴钩?百岁光阴转首,休闲生受,叹功名似水上浮沤。得任性,莫刚求。茶余酒后邀故友,谢馆秦楼,散闷消愁,惟蹴踘最风骚。演练得踢打温柔,施逞得办法滑熟。引脚蹑龙斩眼,担枪拐凤摇头。大器晚成左大器晚成右,折叠鹘胜游。锦缠腕、叶底桃、鸳鸯叩,入脚面带莱茵河逆流。袖手阅览白打赛官场,三场儿尽都有。——东汉·关汉卿《听而不闻黑胸鹌鹑》

斗鹌鹑

乐心儿比目连枝,肯意儿燕尔新婚。画船开抛闪的人独立,遥望关西店儿。尼罗河水流不尽心事,中条山隔不断叨念。当记得夜深沉,人静情,自来时。来时节三两句话,去时节意气风发篇诗,记在人胸口里直到死。——西魏·贾固《醉高歌过红绣鞋·乐心儿比目连枝》

醉高歌过红绣鞋·乐心儿比目连枝

元代:贾固

乐心儿比目连枝,肯意儿新昏宴尔。画船开抛闪的人独自,遥望关西店儿。黄河水流不尽心事,中条山隔不断叨念。当记得夜深沉,人静情,自来时。来时节三两句话,去时节生机勃勃篇诗,记在人心里里直到死。

5爱情,离别,悲伤,愁苦

《贾固简单介绍》

贾固,元字伯坚,西藏沂州人。生卒年均不详,约朱元璋洪武初前后在世。工散曲。官至中书左参与政务事。

1人选简单介绍

贾固,字伯坚,江西沂洲人。曾经担当新疆佥宪、西台太史、 威海路管事人、淮乐廉访使、左司少保、中书省左参与行政事务务。

2史书记载

《录鬼簿续编》记载, 他善乐府,谐音律。有〔庆元贞〕 《失砂渍玉鼎》曲盛传于世。

乔吉有〔大败令〕 《贾侯席上赠李楚仪》、〔水仙子〕《手帕呈贾伯坚》、《席上赋李楚仪歌以酒送维扬贾侯》等曲,可以见到她当与乔吉同时,极富才华,且风姿浪漫,在廊坊路管事人任满离职时,僚属实行推陈出新舞会。新军机大臣以《上高竿》为题,请作曲风姿浪漫首。贾固欣然咏〔水仙子〕黄金时代阕,赢得满座称赏。

《录鬼簿续编》说“其文章政治业绩,载诸刊传可考”。

只是,今查《元史》和《沂州府志》皆无其传。诗曲创作大多数散佚。

据元·夏庭芝《青楼集》载:“金莺儿,江西名姝也。美相貌,善谈笑。搊筝合唱,鲜有其比。贾伯坚任青海佥宪,一见属意焉,与之甚昵。后除西台太尉,无法尽情,作曲以寄之,由是台端知之,被劾而去。到现在新疆感觉嘉话。”意谓,贾固在其任黄河佥宪时,与戏子金莺儿交往甚密,后为朝官仍无法尽情,作小令《寄金莺儿》曲以寄之。

3作品

有《珠砂渍玉鼎》盛传于世。

其事见于贾仲明《录鬼簿续编》、柳贯《柳待制文集》卷六《赠贾伯坚》诗序等。

在三亚时,贾固与曲家乔吉多有来往,《乔梦符小令》中,乔多有曲相赠之。

其散曲文章,今仅存《青楼集》所载小令《寄金莺儿》一首。

醉高歌过红绣鞋 寄金莺儿

乐心儿比目连枝,肯意儿新昏宴尔。画船开抛闪的人独立,遥望关西店儿。

尼罗河水流不尽心事,中条山隔不断叨念。当记得夜深沉,人静情,自来时。来时

节三两句话,去时节后生可畏篇诗,记在人心里里直到死。

赏识:贾固的那首小令曲写得情意深沉缠绵,由衷地球表面明了她对金莺儿的怀念真情。曲中以“黄河水流不尽心事,中条山隔不断叨念”、“记在人心窝儿里直到死”等句,招亲了曲作者耿耿于怀、长久难忘的敬意。

曲家身为西台太史能够对三个风尘歌妓如此好感,在那么时代,实属来的不轻易之举。贾固公开唱出了和睦的心腹,故而触犯了封建礼教、官场礼法,被劾罢职。在及时社会,王公大人狎妓嘲谑女子,多管闲事,却不受任何申斥,而同歌妓真心相知者,却不为礼教礼法所容,可以看到官场礼法之腐朽与虚伪。贾固遭劾开除,也未见得是因赠莺儿曲之事,此中定当别有事因,而那件事只可是是个引子罢了。贾固未有就此而停下小令写作,后来她又被再次聘用。

本文由国民彩票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钱澄之古诗,贾固是哪些朝代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