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国民彩票 > 关于文学 > 成套过往皆是达成您前些天的因数,学校遗闻之

成套过往皆是达成您前些天的因数,学校遗闻之

文章作者:关于文学 上传时间:2019-09-23

高中时,我们4个女孩子住一间寝室。睡我上铺的杜娟是班上的特困生,而另外两个女孩子家境富裕,挥金如土。我家境贫寒,与那两个女孩子自然没有共同语言,便慢慢和杜娟成了好朋友。 杜娟成绩一直很好,对同学也有亲和力,开学不久就当了班长。但我并不羡慕她,那时的我正开始疯长虚荣心,我嫉妒那两个有钱的女生,渴望能过上和她们一样的日子。 我是班上的生活委员。刚开始我还觉得这个干部当得有名无实,后来才知道这是个官小却“油水”厚的美差。班主任是个正在热恋的年轻女人,除了学习方面,她基本上无暇顾及我们其他的琐事。所以班上一些学习和生活用品的采购,以及加餐、野炊、看电影等方面的事她都交给了我,由我统一安排。我很快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投机取巧,比如买羽毛球、篮球时,我买最差的,报账时却报最贵的;买班级备用品时花200元我说成250元。这些零碎的收入虽然不多,但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已是相当可观了,对此我十分得意。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我沉浸在喜悦中时,班主任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对我和杜娟说,以后办这些事必须班长和生活委员一起。我一下子傻眼了。已尝过甜头的我,再也受不了“清水衙门”的日子。我变得闷闷不乐。直到杜娟关切地问我怎么了,说有什么需要她帮忙尽管说时,我心里猛然一亮:以我和杜娟的交情,再加上她也为钱所困的窘境,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很好地“合作”。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当我和盘托出我的想法后,杜娟不仅没有我预想中的兴奋,反而冷冷地说:“我们做人必须有原则,这种不义之财,我不要,你也不能要!”这种回答太直接太不留情面了,我一下子难堪得无地自容。“得了,不就当个班长嘛,别打官腔了!平时还姐姐妹妹的呢,虚伪!”说完,我转身就走。杜娟也有些尴尬,拉住我,咬了咬嘴唇说:“我可以当你……什么都没说过,我们还和以前一样。”我早已是恼羞成怒,狠狠甩开她的手跑开了。 事后,我越想越后怕,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会不会向班主任告我的状,邀功请赏呢? 我开始做恶梦,梦见我被班主任揪出来,站在讲台上向全班同学认错忏悔,同学们全都骂我并向我扔垃圾。好多次,我都是大汗淋漓地惊叫着醒来…… 就在这个关头,学校突然出事了。一天夜里,有个贼偷走了一楼所有教室里的电视和影碟机,干净利落得连校保安都没吵醒。于是大家纷纷猜测,可能是有人与外贼里应外合。但家贼是谁呢?最严重的是,这已是学校第二次遭窃了。于是,校长在全校大会上说抓到这个家贼一定要严惩,立即开除学籍。 “家贼要是杜娟就好了。”这是我听校长讲完话后的第一反应。可马上我又打了个冷战,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荒唐到如此恶毒的地步。但想了又想,觉得即使不开除她,只要能让她失去大家的信任,对我的处境也会有利得多啊!强拉硬拽赶走她是不可能的,但我可以挖好陷阱让她自己跳。因为她妈妈病了,她不是有两个月都没有吃早餐,饿得老用手撑住胃么?那么我要换一种方式来诱惑她,看看她到底有多强的免疫力。 我终于找到了机会。那天上早自习前,杜娟低头在叠被子,宿舍的另外两个女孩子梳洗完毕出了门。我边往外走,边飞快地在门口扔下一张揉成一团的50元钱。然后,我躲在门外的不远处侧耳细听。杜娟钉了铁掌的鞋在地面上敲出清脆的声响,脚步声有节奏地敲到门口时,停下了,然后安静得出奇。我脑子里顿时浮起一幅画面:杜娟走着走着,突然发现了地上的钱,瞧瞧四下无人,她顿时两眼放光…… 两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我知道她犯难了,一定在心里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但我没有耐心让她磨蹭了,蹑手蹑脚地退到楼下,再故意“噔噔”地往上跑,边跑边叫:“杜娟,老师让我来叫你,该上自习了!”杜娟大声应着“来了来了”,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慌乱。我跑过去假装无意地扫了一眼,钱不见了,而杜娟校服的小口袋里,非常细微地鼓着。我激动起来,她中计了!

图片 1

1

预科班很快就结束了,大家都开始熟悉起来。班上的气氛也融洽了很多,我们的授课地点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搬到了街道口。

第一阶段的学习快结束的时候,班主任尤老师在做最后的梳理工作。对于尤老师的感觉谈不上好或者不好,她是按例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近不远,不好不坏。在最后一堂科的时候,我注意到那天上课的时候,在教室的最后面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西服领带,双手交叉放在小腹部,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显得好像很有职业素养一样,那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我那天也知道我们后面的日子里和他会有交集。果不其然,在临近结束时,尤老师把他介绍给了我们。我们第二阶段的班主任—左老师。后面发生了很多故事和他有很直接的关系。

日子过的时候,总感觉平淡无奇,一天一天,一月一月,当回头再看的时候,能够在脑海中记住的只有那些不同寻常的人和事件会在脑海中有一定时间的停留。

当时教我们SQL数据库的老师是一个典型的理工男,技术不错,但是表达方式生硬,不苟言笑。因为他经常会在我们答不上题的时候,把我们批的一无是处,所以激起大家的抵制,对他态度不好,而且从不问问题。所以我们在平时考试的时候也在成绩上受到了一定的“压制”。后来我和几个平时比较活跃的同学商议后,得出一个结论:拍马屁,不停的问问题,体现出我们的谦虚好学的态度,然后再夸老师解决的思路好。大家积极响应起来,不断的有人问问题,然后老师解答后,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夸老师,我们忽然发现老师那张脸上的笑容多了,而且也开始夸奖我们了,与大家交流的时候,更有耐心了,还时不时的开个玩笑。“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果然每个人都抵挡不了好话的赞美。后来结业考试的时候,除了只有一个平时对他极其不尊重的人不及格外,其他所有人都及格了。

每个人都是普通人,都有被尊重和被认可感。刻意或者无意的赞美都会让人感觉开心。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语言的表达方式尤为重要。所以提高情商的最外在表现形式是会说话。

随着课程的深入,人员层次的差距明显拉开,那些计算机专业的大四学生的领悟能力和动手能力明显好过非计算机专业的和社会上进入这里学习的人,我就是其中之一。那时候我被几个平时爱打牌的人拉着学会了打牌,然后经常会在下午自习的时候,偷偷的翘课去打牌,身为班长,公然翘课,而且拉着几个同学一起翘课。当时里面最小的一个同学—菠菜,一个武汉人,初中学历,家里是拆迁户,被妈妈逼迫来学习,本就不想学,加上不会,后来就经常翘课,由于翘课的次数太多,被扣分较多。有一天,班主任左老师告诉我,菠菜的扣分已经达到了17.5分,如果到了18分,就会被开除。当时,菠菜找到我让我帮忙,我后来去找左老师沟通,看能否帮忙,左老师一副很正直的样子,说这是学校的规定,他也无能为力。

正好那段时间,所有老师接受学生打分测评,左因为总是一副伪君子的嘴脸,被他带的两个班的学生评分并不高,我和陈凯商量后,觉得这是一个时机,就找到他谈条件:如果他帮助菠菜把分数弄好,我们可以帮助他在下次测评的时候,让他的分数上去。左老师一脸不信的说:你们还有这个能力?我笑着说:超出你的想象,如果你相信,就把菠菜的分数弄好,下次测评我肯定让你分数靠前,至于多靠前,看你帮助菠菜的力度多大。他想了一会,同意做交换。他用自己的方法把菠菜的分数调整到了10分左右,距离开除还有8分的空间。我也在自己班上和他带的另一个班级说明了情况,希望大家帮忙,大家表示谅解,并表示会帮助,老左在接下来的测评中得了第一名。他很开心,找到我表示了感谢,并表示对我刮目相看,希望接下来继续帮他。我面上一笑,但是心里也对他另眼相看了。

图片 2

2

后面的日子过的波澜不惊,平淡无奇。但是打架事件的发生,又让平淡的生活开始变的“有趣”了。

忘记那天是上什么课了,印象中应该是数据库的课。因为教室是共用的,那天老师拖堂了。下课的时候,我在后面收拾东西,忽然听到同学对我喊:“班长,陈凯和别人打架了”。我一听,就往外跑,有椅子挡住了我,我顺手拉开了一把椅子,我跑到外面的时候,已经结束了。后来我听陈凯叙述的时候,还原了当时的场景:老师下课后,陈凯和几个同学一出去,其他班的有个人在门口骂骂咧咧的。陈凯一听就火了,回手就把手里的书丢到了那个人头上,那个人想过来打陈凯,陈凯一顺手就把他放倒在地上。然后其他几个同学一起一顿打,几秒钟就结束了战斗。然后那个被打的人,就盯住了陈凯,然后打电话,让家长来找学校领导。

老左很快就找到我,笑着对我说:听说陈凯打架的时候,你是拉着椅子出去的?

我看着他那副笑眯眯的嘴脸,竟然觉得恶心。觉得和他生气都觉得会影响自己心情。回应道:你听谁说的?我拉不拉椅子很重要吗?

老左说:“这个事情校长已经知道了,他决定严肃处理,开除”

我顿时怒火中烧:“他敢”?

老左对我的语气有点奇怪,说道:”校长有什么不敢的?”

“那是你的校长,不是我的校长。如果要开除,我会和陈凯一起走,而且要把钱退给我们”我懒得和老左啰嗦,说出了我的想法。

“你如果能够帮忙协调,你就去帮忙下,我会记住你的好。”我对老左说到。

老左坚决的说:“校长都说了,那我是没有办法的,钱也不可能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如果你帮不了忙,就不要在这里一副事不关己的看热闹的样子。你这幅模样,不配当班主任,因为你没有单担当,那剩下的事情我会来解决”我丢下老左,去找陈凯商量对策。

几个平时一起玩的同学都在一起商量,知道校长要表示开除陈凯后,都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我的态度是很直接的,如果陈凯被开除,我肯定和他一起走,而且钱要全额退给我们。峰峰也表示和我们一起走。其他几个人表示不要冲动,先看看想下其他的解决办法。

最后大家商议决定,我先带着其他几个班上的班委,一起到对方班上先去给对方道歉。然后找学校主任去沟通,看是非有其他解决方法。

带着班上的几个班委,去了对方班上道歉,对方班上没有人表达意见,因为那个人没有说话,看我们几个人都是一米八左右的个头,也没有人起哄。

很快我和陈凯找到了学校的管理主任,是一个女老师,平时因为组织活动会打交道。她说对方家长也找过她几次,希望学校一定要严惩陈凯。

我说:“要说严惩的话,也是一起惩罚,凭什么严惩陈凯一个人,他要不是嘴欠,也不会让陈凯生气,他骂我们老师,陈凯打抱不平有什么,而且他先出手,只是技不如人,能怪谁?二十多岁的人了,有本事自己解决,还叫妈妈过来,丢人”。我生气的说。

主任听了也表示理解,但是说校长定的基调,一定要开除,为了严肃纪律,她也没有办法。

“谢谢主任,那我们自己去找校长,我们今天在这里上课,是花钱来学知识,但是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明哲保身,没有人愿意为学生去争取什么,既然这样我们用自己的方法来解决”说完我和陈凯就走了。

图片 3

3

我们找了一个时间,校长在学校的日子,直接敲开了校长的门。在去之前我已经和陈凯商量好了对策,基本了解了校长的情况,而且陈凯唱红脸,我唱黑脸。

敲门进去后,校长房间正好没有人。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坐在办公桌后面。看我们进来,问我们是谁,什么事。

“我是陈凯,关于打架的事情,想过来向您解释下”陈凯开门见山。

“哦,是你啊,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必须开除,一定要严肃纪律”这个号称**学校的博士,竟然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我看陈凯要发作,就用手势制止了他。没有经过校长的允许,直接拉着陈凯坐在了校长对面的椅子上。

“你知道我们两个在上学之前是干嘛的吧?”我直接唱起了黑脸。

“我管你们是干嘛的,既然触犯了规定,就必须开除”他还是趾高气昂的语气。

“我们两个以前是部队的,你说触犯规定,你把规定给我拿出来看一下。你一个培训学校让你说的似乎比部队还正规似的。而且你完全不给解释的机会,除了开除两个字,其他机会都不给。开除也没有问题,把我们两个的钱都退给我们,你这样的校长和这样的学校我们还真不稀罕”我说。

“你们是部队的怎么了,你们还威胁我啊。钱是不可能退的”校长语气继续保持不妥协。

“可以,既然你这么坚决,也没有啥问题,两万多块钱对你来说没有啥,但是这是我们两个用血汗在部队干了五年国家发给我们的,既然你不想让我们过好,我们也不会让你这么好过。我们知道你的名字,记住了你的模样,也知道你工作的地方,也能打听到你家的位置,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等待时机。如果你不给我们出路,我们会直接报复你”我毫无隐瞒的说出了我的威胁。

校长听完后,似乎对于当面赤裸裸的威胁还是有些担忧的,他的语气也变了。“这个事情我也听说过,说起来也不是一方的错,但是我办学校,就是要注重纪律,不然的话就会乱了规矩。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再找人了解下情况,再看看怎么处理”。

我拉着陈凯离开了校长办公室,连谢谢都没有说,只留了一句“我们等你的消息”!

结果很快出来了,老左找到我们,传达了校长的处理决议:扣17分,继续留校,以观后效!

“你们是怎么让校长改变决定的”老左很好奇的问我。

“威胁”我看着他的脸说。

啊?他愣在当场。

在很多时候,我们总是会让自己置身于劣势中,如果一味的委曲求全,只能让自己处处被动。索性抛开束缚,按照自己的方法去解决处理,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不要去在乎当时所在环境中的权力和权威,你可以把他当会事,也可以完全不把他当回事。你对他的尊敬程度,和他对你的态度成正比。

那个被打的人的妈妈知道了学校的决定后,来学校几次找那个女主任,后来女主任也烦了,表示:打架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你们孩子也不是什么毛病没有,事情都解决了、你就不要再跑学校来添乱了。而且对方是部队呆过的,如果把他们惹急了,再惹出什么事也不好,毕竟你孩子还在这里上学。就这样半哄半吓的打发走了。这是主任后来告诉我的!

这个被打的人,后来又叫了他的一个表哥,一个在部队当兵的过来找我们。结果一聊是我们一起玩的人带的兵,也见识过我们在外面打架的场景。回去教训了他表弟一顿:你没有事惹他们干嘛,你惹不起,就躲着点。你自己老实点。

从那以后,那个人见了我们就有意躲开。这个事情圆满结束。

后来,我辞去了班长职务,让陈凯担任班长。利用各种机会,组织活动来加分。他在毕业的时候,得分从1分增长到了21分,成为了整个班级得分最高的第一人。

本文由国民彩票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成套过往皆是达成您前些天的因数,学校遗闻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