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前位置:国民彩票 > 关于文学 > 幽默故事之我的屁股你当脸

幽默故事之我的屁股你当脸

文章作者:关于文学 上传时间:2019-09-21

很久以前,在恩施土家一个小山村里,有这么一位财主不学无术且都自以为事,做什么事都要比别人高那么一点点 心里才高兴,特别是对自家里的佃户更是如此。一年的正月,他家娘子与佃户的婆娘同时生了一个儿子,就在起名字也要比别人高那么一点,深怕比别人矮了 , 自己丢面子。于是,就到佃户家里去探口风。佃户本是一个忠厚老实之人,怕自己的孩子的名字冲撞了财主,财主反客为主的说;你我同喜同贺,咱们两家真是有缘哟,同时生了个胖小子。值得庆贺哟。就直奔主题说;那么你的儿子叫啥名呀。我们佃户家的孩子有啥好名字的哟,我不敢与你相比哟。穷人家的孩子的命就是溅,没有什么好名字。随便起一个呗 我就给他起个屁股哟 。佃户失落的说好好好好好。财主一连说了5个好子字。那我的孩子就叫他脸哟,他认为脸比屁股高许多哟。 谁知财主的孩子长到了5岁时就夭折了。财主那伤心就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哟。如是他每天就到佃户家去玩,去看看佃户家的孩子。就有一种高兴劲,乐的合不拢嘴哟。佃户就十个不愿意,就说主人,你每天都来你不累哟,不累不累,我的儿子夭折了。我看看你的儿子就想起我儿子,佃户说:“这样好不好?” 把我的儿子给你当儿子行不。不久别人就说佃户的屁股给了财主当脸了。

化钱炉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很多年以前浑头林有个姓赖的财主是云谷山下的首富赖财主人狠心贪:他稻田多了还想多把别人的稻田一丘一丘并过来小丘并成了大丘小片连成了大片他茶山多了还想多把别人的茶山一座一座圈过来一岭又圈过一岭一山又圈过一山。浑头林周围有二三十个村子家家户户都变成了赖财主的佃户赖财主要是哼一声佃户们会以为是晴天响雷赖财主要是顿顿脚佃户们会以为是山崩地陷。

赖财主珍珠一样的大米吃不完雪花一样的银子用不完他吃的要用景德镇的细瓷碗来装他穿的要用苏杭的绸缎来缝。家里佣人一大帮丫头一大串好像走马灯专供他使唤那日子要是神仙看见了也得羡慕他三分。

照理说赖财主该心满意足了可是他偏偏有一块难医的心病哩

原来赖财主已经半百年纪虽然讨了三妻四妾却一个一个都是不生蛋的母鸡别说生儿子就连女儿也没生下一个赖财主眼看着这万贯家财、千顷良田、不尽茶山没有一个嫡嫡亲的儿子接传下去他怎么能不心如火烧呢

有人对赖财主说送子观音庙里送子观音灵验得很赖财主便急急忙忙去烧香许愿要送子娘娘送他一个嫡嫡亲的儿子赖财主烧香回来等了好多日子仍是没有生儿子。

又有人对赖财主说降生娘娘庵里降生娘娘灵验得很赖财主又急急忙忙去烧香许愿要降生娘娘送他一个嫡嫡亲的儿子赖财主烧香回来等了好多日子还是没有生儿子。

赖财主没有儿子气得白天吃不下饭晚上睡不着觉那三妻四妾来劝他他把眼一瞪大骂道“都是一帮没用的蠢猪不会生下一个儿子来”三妻四妾挨了骂撇撇嘴走开了。

有一天赖财主又听说深深的云谷山里有一座大王庙那里的大王会显灵有求必应。赖财主听了连忙吩咐家人明天三更做饭四更启程多带蜡烛纸钱他要赶紧去烧香求子

第二天赖财主到了大王庙对那大王神像又是磕头又是许愿求大王千万千万送他一个嫡嫡亲的儿子给他他会给大王重建庙宇再塑金身。

那殿堂上的大王神听了赖财主的祷告许愿眼睛仍旧瞌着理也没理他。倒是殿堂前那只化钱炉却也是个成了精的宝贝它早听说过赖财主人狠心贪是谁也惹不起的大豪富今天看赖财主伏在地上向大王神求子的模样竟是个獐头鼠目的家伙便越看越觉得好笑忍不住就“嗤”地笑出声来。

不想化钱炉这一笑惊醒了那假装睡觉的大王神大王神看一眼化钱炉问道“化钱炉你笑什么呀”

化钱炉说“我笑这个赖财主原来没个人样子。”

大王神说“这个赖财主为人太贪太狠佃户们对他都无可奈何哩。”他略一沉吟又对化钱炉说“你既然笑出声来就让你去他家走一遭吧”

化钱炉想不到大王神会叫他去当赖财主的儿子急得连连摇头说“我不去我不去”

大王神笑了笑说“去吧去吧。”便仍旧闭目养神了。

赖财主从大王庙里回家后不久他的三姨太果然有了身孕十月怀胎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孩来。

赖财主高兴极了他知道这是大王神给他的儿子便给男孩取名叫仙生。

这仙生出了娘胎就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他紧闭着眼睛张开着小嘴乱舞着小手乱蹬着小腿一直哭个不停。赖财主哄他哄不住三姨太哄他也哄不住他不歇气地哭哭得赖家上上下下个个心神不宁。有一个丫环用景德镇烧制的细瓷小碗给三姨太炖了参汤端进房间来听见仙生的哭声不由得心一慌一碗参汤连碗带汤“当啷”一声就打在地上了。赖财主见了心痛得就要开口大骂那丫环不想仙生听了那摔破细瓷小碗的声音竟停住哭声张开小眼咧着小嘴“咯咯”地笑起来赖财主和三姨太一见仙生不哭会笑了顾不上骂丫环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从这以后仙生一哭就得摔破景德镇的细瓷小碗给他听他才会转哭为笑摔别的碗便止不住他的哭声那仙生时时要哭就得时时摔景德镇的细瓷小碗赖财主家里一天到晚都断不了摔碗声。

赖财主只有这一个宝贝儿子摔几只细瓷小碗给他听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家里的碗摔完了便派人上县城买来摔县城的碗卖光了便派人上府城买来摔府城的碗卖光了便派人上景德镇去买来摔。

仙生长到三岁了一天到晚还是要哭摔景德镇的细瓷小碗已止不住他的哭声。赖家大大小小个个被他哭得心神不宁那三姨太听见仙生的哭声心像刀绞似的不留神把苏杭绸缎衣裳在门钉上“嘶”地一声撕破了不料仙生听到了那撕破绸缎的声音就“哈哈”大笑起来赖财主和三姨太一见仙生不哭会笑了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从这以后仙生一哭就得撕破苏杭绸缎给他听他才会转哭为笑撕别的绸缎便止不住他的哭声。那仙生时时要哭就得时时撕苏杭绸缎赖财主家里一天到晚都断不了撕绸缎声。

赖财主只有这一个儿子撕几匹苏杭绸缎给他听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家里的绸缎撕完了便派人上县城买来撕县城的绸缎卖完了便派人上府城买来撕府城的绸缎卖完了便派人上苏杭二州去买来撕。

仙生长到七八岁才慢慢不爱哭了赖财主和三姨太便送仙生去读书那读书的学堂离着浑头林五里路仙生去上学要赖财主和三姨太送他去仙生坐在学堂里眼睛却斜盯住窗外他要看见赖财主和三姨太站在窗外陪着他他在学堂里才坐得住。

仙生读了三年书赖财主和三姨太就在学堂窗外陪着站了三年那仙生却一句文章也没学会念一个大字也没学会写连那条天天走来上学的路也还是不认识赖财主和三姨太不陪着他走他就认不得路走不回家。

赖财主还要让仙生把书读下去可他已一年比一年老了没有那么多精力再站在学堂窗外陪这个宝贝儿子他想了几天几夜想出了一个办法。

赖财主雇人从山上开采来许多石头将这些石头凿成一样大小、四四方方的石块再把这些石块从赖家大门口铺起一块连着一块一直铺到学堂门口为仙生铺了五里长的方石块路。

赖财主看看方石块路铺好了便对仙生指着那方石块路说“宝贝儿呀你去上学只要从家门口走着这方石块路去就能走到学堂放学回家只要从学堂走着这方石块路来就能走到家千万要记住了。”

仙生把那方石块路仔细地看了又看才向赖财主点了点头。

仙生天天走着那方石块路去读书走着那方石块路回家走了几年总算学写了几个字学念了几句文章。赖财主见儿子已渐渐长大自己也渐渐走不动路便想让儿子去管家管业了。

春天过去了赖财主把仙生叫到身边对他说“宝贝儿呀如今头春茶已经收完你把它送到武夷山的星村镇去卖吧”

仙生叫了许多佃户。挑着一担一担的头春茶带了管家离了浑头林去星村镇卖茶了。

那一担一担的头春茶挑到星村镇茶行老板看了茶叶故意作弄仙生对他说“你的茶叶不如你父亲的茶叶要低一个等级算钱。”

仙生听了不知做买卖是要讨价还价的他把头一歪对茶行老板说“我的茶叶不卖给你了”

跟仙生去卖茶叶的管家听了这话忙悄悄跟仙生说“我们浑头林的茶叶向来是卖给星村镇茶行的你不卖给他想卖给谁呀”

仙生说“我不卖我不卖我要把挑来的茶叶都堆在九曲溪岸边放火烧掉”

管家一听大吃一惊忙阻拦道“少爷你烧掉茶叶回去怎么向老爷交帐呀”

仙生眼一瞪对着管家吼道“我家有的是茶山烧掉这头春茶还会长出二春茶。烧烧烧”

管家没办法只得将那一担一担挑到星村镇的头春茶叶全都堆在九曲溪岸边放起火来烧了。那火越烧越旺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仙生见了高兴得手舞足蹈连连说“好看得很好看得很我下回还要把茶叶送到星村镇来烧”

赖财主知道仙生烧掉了挑去星村镇卖的茶叶倚在床边上咧着嘴巴苦笑。

秋天过去了赖财主把仙生叫到身边对他说“宝贝儿呀如今秋粮已经收成你把它运到建宁府去卖吧。”

仙生雇了很多船把稻谷一船一船装好了带了管家离了浑头林去建宁府卖稻谷了。

那一船一船的稻谷运到建宁府粮行老板看了稻谷故意刁难仙生对他说“你的稻谷不如你父亲的稻谷要低一个等级算钱。”

仙生听了不知做买卖是要讨价还价的他把头一歪对粮行老板说“我的稻谷不卖给你了。”

跟仙生去卖稻谷的管家听了这话忙轻轻跟仙生说“我们浑头林的稻谷向来是卖给建宁府粮行的你不卖给他要卖给谁呀”

仙生说“我不卖我不卖我要把运来的稻谷都倒在大河里去喂鱼”

管家一听大吃一惊忙阻拦道“少爷你倒掉稻谷回去怎么向老爷交帐呀”

仙生眼一瞪对着管家吼道“我家有的是稻田倒掉今年的稻谷明天还会长出稻谷来倒倒倒”

管家没办法只得将那一船一船运到建宁府的稻谷全都倒在大河里去了那大河里流着稻谷闪着金灿灿的光波光仙生见了高兴得手舞足蹈连连说“好看得很好看得很我明年还要把稻谷运到建宁府来倒河”

赖财主知道仙生倒掉了运去建宁府卖的稻谷躺在床铺上闭着眼睛摇头。

第二年仙生又把茶叶送到星村镇九曲溪边放火烧掉又把稻谷运到建宁府大河里倒掉。

第三年仙生还是把茶叶送去烧把稻谷运去倒。

赖财主躺在床上嘴也不会咧了头也不会摇了他喉咙里只有出气没有入气那三妻四妾都围坐在赖财主身边只会流眼泪没有话说了。

这时候仙生从大门外兴冲冲地跑进来对着赖财主说“我把茶山一座一座都卖掉钱都分给茶工了我把稻田一片一片都卖掉钱都分给佃户了如今家里没钱没粮这日子我不过了”

赖财主听见这话惊得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却讲不出话来他的三妻四妾吓得号啕大哭边哭边对仙生喊“少爷没了茶山没了稻田我们怎么过呀”

仙生嘻嘻笑着说“你们怎么过我可管不着我要回去了”

赖财主一听不知怎的却突然从喉咙口迸出一句话来“你你回哪里去呀”

仙生说“我是大王庙里的化钱炉大王让我来收拾你现在都收拾完了我要回去了”

那赖财主听见仙生这话大叫一声双腿一瞪就断气了。

仙生看了“嗤”的冷笑一声走出了那个已经空荡荡的赖财主家回到云谷山大王庙仍旧变成了那只化钱炉。

本文由国民彩票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幽默故事之我的屁股你当脸

关键词: